2012年12月07日

一個美好而甜蜜的夢

生氣的時候,我罵她:“你怎麽這麽笨?”手指頭幾乎戳到她漲得通紅的小臉上。書桌上,試卷攤開,幾個大紅叉刺目地映著我變形的嘴臉。
她忍住淚,站在我旁邊,認真地在作業本上寫下“訂正”兩個字。未補地價因爲是站立著,手腕過于用力,鉛筆芯“吧嗒”一聲斷掉了。她有些驚恐地望著我,怕我余怒未消,又生新怒。
其實她乖巧、內斂、優秀。在她的評語上,老師都是極盡溢美之詞,只有我這個親媽,似乎對她永遠不滿。她打碎了一只碗,丟掉了一件遊泳衣,弄壞了我的飛機模型,搞髒了我的新衣,都使我“河東獅吼”,等她向我認錯。
而每一次,她都是急著一笑泯恩仇。只要我話音落下,臉上的怒氣轉淡,暫時放下自己剛才的惡劣面容,她立即從牆角蹭過來,一張小臉還挂著幾滴淚痕,就向我展開她無邪的笑容,笑得天真爛漫,笑得我怒意全消、滿腔悔恨,笑得我忍不住要流出眼淚來。
她總是這樣,從不記仇。跟我一起散步時,我偶爾會陪她一起研究螞蟻搬家,在荒地上玩落葉青草,或者並肩坐在秋千上,聽她說小朋友之間的趣事。她總是說著說著,就會抱住我的胳膊,在我耳邊輕語:“媽媽,我真幸福,有你這樣的媽媽。”
睡覺前,她讓我講故事,講完第二個,又央求講第三個,我同意了,她“啪”的一下在我臉上親了一口,表揚我:“媽媽,你是世界上最好的媽媽。”我心情不好臉色一沈,她立馬說:“好吧,今天就這樣了,明天再繼續。”不一會兒,枕邊傳出她輕微的鼾聲,她的嘴角上揚著,像是在做一個美好而甜蜜的夢。  


Posted by skbtay at 13:33情感類

2012年11月24日

別樣包裹 留在心裡

這已經是我第五次把包裹退給眼前這位老人了,他每月的第一個周二都會准備一個包裹在家門口等我,連續半年,從未間斷,我和他說過他寫的地址查無此人,但老人執意要寄。

這一次,老人仍不例外地拿著包裹在門口等我,我有點忍不住,video converter我說:“老人家,這個包裹我不能再給你寄,寄包裹是要錢的,您浪費您的錢,也浪費我的時間!”

老人上前捂著我的嘴,他說:“你小聲一點,別讓我老伴聽見。”話音剛落,一個拄著拐杖的老太太就出來了,她問:“東來,怎麽回事?”老人衝她擺擺手說:“沒事兒,商量郵遞費。”他一邊說一邊給我使眼色。我只好點頭。

打發老太太進屋,老人把我拉到一旁,他說:“小夥子,給你添麻煩了。”他眼中閃著淚光。

原來這個包裹是他們要寄給在北京打工的兒子的,可去年兒子從工地的腳手架上摔下來,走了。老人怕老伴兒身體不好,受不了刺激,沒告訴她。去北京辦後事,只對她說看兒子。

過年兒子沒回來,他怕老伴兒懷疑,還以兒子的口吻編了一封信,說自己在北京很忙,回不了家,想吃家鄉的東西。沒想到老太太牽挂兒子,竟執意要郵些家鄉的東西給兒子吃。老人說,看著她剝核桃裝包裹的樣子更不忍心告訴她,因而,隱瞞至今。

我聽罷內心感動良久,我說:“不然這樣,mpeg video converter dab6d27ck 你把包裹給我,我不給你寄,也不收你錢,下次再帶來還給你。”

老人握著我的手,點點頭,久久說不上話。  


Posted by skbtay at 11:35情感類